LOGO

公平法專欄:事業結合前必須注意的股權結構問題

  • 法律快訊 2019/01/19

文/張 展旗 顧問

 

股權結構的重要性

2018年國內最受社會及媒體矚目的事業結合案,應該是爭議多時的中嘉案,進行第四度的出售交易。此次的中嘉交易案,是由宏泰集團旗下「公益信託林堉璘宏泰教育文化公益基金」為主的5家法人股東,成立泓策創投,以515億元向中嘉原本的大股東—私募基金安博凱(MBK)收購全部中嘉股權。而其中「公益信託林堉璘宏泰教育文化公益基金」所扮演的角色,一直備受各界關注;據報載教育部針對該基金會參與中嘉交易案,曾指出「該公益信託參與本案,難謂符合其教育公益目的」等意見,並有立法委員召開記者會,針對公益信託基金投資媒體的議題提出不少質疑。

 

在此值得關注的議題是:若教育部等機關認為該基金會參與本案不適當,那麼是否會影響結合審查主管機關公平交易委員會的審查結果呢?其中的關鍵點在於,該基金會是否屬於參與結合事業?倘是,則該基金會將被公平會納入結合審查範圍,而教育部等機關對該基金會的意見也將成為審查時的考量因素之一。倘否,則應該以該基金會旗下的泓策創投為參與結合事業,而該基金會本身的相關爭議,基本上與本結合案的審查沒有直接關連。由此可見,在結合案中,參與結合事業的認定,對審查範圍的影響至為重要。

 

公平會對股權的認定基準

公平法中關於參與結合事業認定,最重要的是「控制性持股」及「關係人範圍」的規定,以下針對這些條款,做簡要的說明:

通常來說,公平法規範的對象是「事業」,也就是公司、工商行號、經常提供商品或服務從事交易的人或團體,以及同業公會等。在這種範圍下,一般自然人或公益團體,並不符合事業的概念或特徵,也就不受公平法的規範。但在商業實務上,常可見到由不具「事業」特徵的自然人或公益團體控制事業業務經營或人事任免的情形。公平法為了避免藉由這種方式達成實質結合效果,卻不受公平法管制的情況發生,特別訂定了「控制性持股」條款。該條款規定:「對事業具有控制性持股之人或團體,視為本法有關結合規定之事業。」藉由法律擬制的方式,明文將自然人及公益團體等納入結合規範。而「控制性持股」的定義,則是指自然人或團體及其關係人持有他事業有表決權之股份或出資額,超過他事業已發行有表決權之股份總數或資本總額半數之情形。

 

控制性持股的計算

根據上開定義,在計算是否達到「控制性持股」時,除了計算特定自然人或團體本身的持股外,也需要將其關係人的持股一併納入計算。而關係人的範圍包括:「一、同一自然人與其配偶及二親等以內血親。二、前款之人持有已發行有表決權股份總數或資本總額超過半數之事業。三、第一款之人擔任董事長、總經理或過半數董事之事業。四、同一團體與其代表人、管理人或其他有代表權之人及其配偶與二親等以內血親。五、同一團體及前款之自然人持有已發行有表決權股份總數或資本總額超過半數之事業。」將關係人的持股一併納入計算的規定,主要是為了防範事業大股東或實質控制者以個人、配偶、子女或關係企業等名義規避公平法結合管制的行為。

 

中嘉結合案的案例分析

以中嘉結合案來說,「公益信託林堉璘宏泰教育文化公益基金」是否會被認定屬於參與結合事業,其關鍵即在於該基金會及其關係人對泓策創投的持股比例,是否達到上開有關控制性持股的門檻。倘若持股比例未達50%,或甚至是剛好50%,則非屬控制性持股。據查公平會已於2018年12月12日決議通過不禁止本結合案,而其發布的新聞稿並無上開持股比例的具體數據,但新聞稿的內容也顯示,公平會對這個問題已經經過審酌,並認定該基金及其所屬相關事業僅為本案財務性投資人,對泓策創投公司無控制性持股,故認為該基金會不屬於本案之參與結合事業。

 

避免股權結構成為事業結合的絆腳石

對結合審查的主管機關來說,參與結合事業的認定,是結合審查程序中關鍵的一步,關係著誰有申報義務、後續市場界定及審查範圍等議題,需要予以高度重視,並就持股結構進行縝密判斷。而對有意進行結合的企業來說,則會因為「控制性持股」及「關係人範圍」等條款的規定,而使大股東或集團內其他關係事業被納入結合管制的可能性大增。企業可以考量在申報結合之前預先針對投資持股結構進行規劃調整,以避免企業集團內具有爭議性的自然人或團體被納入參與結合事業,而對審查結果產生不利影響。而股權架構設計另涉及公司法等多方面法律議題,企業宜事先諮詢專業律師意見,另外也可以藉助律師的專業檢視,避免已符合「控制性持股」及「關係人範圍」卻未申報的情形,以免不慎受罰。

 

Brain Trust: 信任託付,成就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