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公平法專欄:公平交易法究竟在規範誰?(上)

  • 法律專欄 2019/04/11

文/ 張 展旗 顧問

 

公平交易法的立法目的,是為了保護市場上的競爭,故而市場內所有提供商品或服務、從事競爭、爭取交易的單位,基本上都受到公平法的規範。據此,公平法第2條特別定義出「事業」的概念,作為公平法的規範主體對象。然而,只要有在市場上進行交易,就算是事業嗎?偶爾將自己用不上的商品放在拍賣網站上交易,也會受公平法的規範嗎?又或者,透過不符合事業定義的人來進行競爭行為,是否就可以規避公平法的管制呢?本文將從「事業」、「擬制事業」與「非事業」三方面,說明受到公平法規範的對象有哪些。

 

一、事業

 

依據公平法第2條第1項規定:「本法所稱事業如下: 一、公司。二、獨資或合夥之工商行號。三、其他提供商品或服務從事交易之人或團體。」上開第1、2款是從事業的形式上來定義,在理解上較無困難。至於第3款則是概括條款,主要是指不具備公司或工商行號的組織形式,而實質上在市場內從事交易的人或團體,例如自行開業的律師、會計師、建築師等專門職業人員;以個人名義註冊商標或專利權並進行授權之人;農會、漁會、合作社等組織;或是攤販等均屬之;至於這些人或團體本身是否以營利為目的,則在所不論。

 

但也不是所有實質上有在市場內從事交易的人,都屬於事業;依公平會的見解,需要同時符合「獨立性」、「經常性(繼續性)」兩大特徵,才會被認為是第3款所說的「其他提供商品或服務從事交易之人或團體」。關於這兩項特徵的內涵,說明如下:

 

1、 獨立性

 

所謂「獨立性」,是指可以用自主、獨立的意思決定來進行交易。因此,受雇主僱用的勞工,一般來說並不屬於公平法第2條所稱的事業。這是因為勞工雖然提供勞務並獲取工資,看似屬於「經常提供服務從事交易之人」,但受雇勞工係基於勞動契約,被納入於雇主之事業組織中,也就是說,勞工所提供勞務,是受雇主指揮而不能自主決定,缺乏事業所應具備之獨立性,也不負擔經營的風險,因此並不屬於事業。但如果是無雇主且能夠獨力提供商品或服務的勞工,則有可能構成事業。

 

在此值得注意的是,既然受雇員工並非事業,那公司是否可以主張實際行為是由員工所為,從而免受公平法的規範?這種主張在實務上雖然時有所見,不過實際上很難成功免責。因為依行政罰法第 7 條第 2 項規定:「法人、設有代表人或管理人之非法人團體、中央或地方機關或其他組織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者,其代表人、管理人、其他有代表權之人或實際行為之職員、受雇人或從業人員之故意、過失,推定為該等組織之故意、過失。」所以,除非公司能舉證證明已經善盡監督防止之責,否則受雇員工於執行職務範疇內所為的行為,公司仍須負責(參考臺北高等行政法院104年度訴字第22號判決)。

 

如果不是由公司內部受雇員工來實施行為,而是將業務外包給不具事業身分的個人呢?依最高行政法院100 年度8 月份第2 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人民以第三人為使用人或委任其為代理人參與行政程序,具有類似性,應類推適用行政罰法第7 條第2 項規定,即人民就該使用人或代理人之故意、過失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故而在類推適用的法理之下,公司一樣必須舉出反證來證明已經善盡監督防止之責,否則仍然無法藉此免責(參考公平會公處字第 107021 號處分書、最高行政法院 106 年度判字第 438 號判決)。

 

2、經常性

 

所謂的「經常性」或「繼續性」,是指經常地或繼續地提供商品或服務;倘若僅是偶爾地進出市場,或是雖然有多次交易但所提供的商品或服務彼此間沒有關聯,則不構成事業。因此,一般人若偶爾將自己用不上的商品放在拍賣網站上交易,並不會受公平法規範,但若長期性經常地經營網拍,則具備事業的特徵了。

 

在此有個值得討論的問題:著作權等智慧財產權的授權,若僅有一個授權契約,是否符合「經常性」或「繼續性」的特徵?過去曾有實務判決認為,某家未經認許的外國公司授權台灣的公司出版著作,屬於偶一的契約行為,非屬繼續性之經濟活動,故認為該未經認許的外國公司不屬於公平法所稱的事業(參考臺北高等行政法院91年度訴字第4859號判決)。不過這個判決已經被廢棄,新的實務見解認為倘著作權授權契約的交易性質,是在約定的存續期間內進行繼續性給付之提供,所以該期間內所為之交易(例如收取權利金等),符合繼續性經濟活動的要件(參考最高行政法院以95年度判字第2128號判決、臺北高等行政法院 96年度訴更一字第18號判決)。

 

另外附帶一提,上開判決之所以要釐清未經認許的外國公司是否具備「獨立性」、「繼續性」的要件,是因為公司法舊法第 375 條規定,外國公司必須經過我國主管機關的認許,其法律上的權利義務,才會與我國公司相同。所以,在過去的制度之下,經認許的外國公司,不論是否提供商品或服務從事交易,均屬於符合「公司」形式的事業;但若是未經認許的外國公司,則不屬於公平法上的「公司」,因此必須進一步判斷是否具有「獨立性」、「經常性(繼續性)」兩大特徵,才會被認為是第3款所說的「其他提供商品或服務從事交易之人或團體」。

 

而在2018年公司法修法刪除第 375 條廢除認許制度之後,現行公司法第4條第2項規定:「外國公司,於法令限制內,與中華民國公司有同一之權利能力。」因此,在現行制度下,應該可以直接認定外國公司屬於公平法第2條第1項第1款的「公司」事業,而無須再區分認許與否或進行「獨立性」、「經常性」等實質特徵的判定了。

 

Brain Trust: 信任託付,成就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