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FATF有關法律專業人士防制洗錢的指南

  • 法律專欄 2019/11/04

文/ 歐陽 弘 主持律師

 

在西元(下同)2008年10月防制洗錢金融行動工作組織(“FATF”)的會議後,FATF發布給全球法律業界一份發現與防制洗錢與恐怖份子融資的指南,雖然2008年的指南並沒有法律強制力,但仍提供國際律師處理洗錢防制的方向。自2008年以來,FATF修訂了「防制洗錢、資助恐怖分子與武器擴散之國際標準」。此次FATF結合了公部門與私部門應用2008年指南所獲得的經驗,而進一步更新法律專業人士應注意的準則。在2019年6月的會議中,FATF正式通過更新後的「風險基礎方法指南─法律專業人士」 (Guidance for A Risk-Based Approach – Legal Professionals, hereinafter “指南” or “Guidance”),律師界應予重視。

 

涵蓋範圍

2019年指南,適用的事項主要包括律師從事準備或實行受規範的交易,如不動產買賣事項;管理客戶的金錢、證券或其他資產事項;為公司的創設、經營或管理所進行的出資管理事項;法人或協議的創設、營運或管理事項;或是購買或出售商業實體事項。 See Guidance paragraph 20. 因此,不管是FATF在防制洗錢的建議或是這次2019年的指南中,「訴訟」一事並非被指定的活動 (specified activity),律師代表客戶進行訴訟就不在FATF防制洗錢建議的範圍內。See Guidance paragraph 17. 不過,一般來說,國際律師在接受跨國案件當事人委任進行訴訟時,仍會進行完整的KYC程序,因為訴訟過程中仍可能會涉及其他被指定的活動,在此一範圍內,仍難免受到一定拘束。另一方面,一般企業內部的法務人員,作為受僱人而提供法律服務時,並不在FATF防制洗錢建議的範圍內。Id. 

 

2019年指南也列出律師提供法律服務時可能與被指定的活動有關的15個事項。 See Guidance paragraph 39. 2019年指南進一步釐清,有關律師代表客戶進行爭議處理或調解、提供有關離婚或監護權的建議、提供有關法規遵循的建議,是不在FATF所謂受指定的活動的範圍內的。See Guidance paragraph 40. 果如此,律師提供有關買賣不動產的法規遵循建議等,似不在FATF防制洗錢的受指定活動範圍內。然而,2019年指南同時指出,「風險基礎過程的細節應相應的取決於法律專業人士實行的活動、法律專業人士倫理與現存的監管機制、法律專業人士活動易遭影響、攻擊(洗錢、恐怖分子融資)的部分,以作出決定。」  See Guidance paragraph 41.  因此,國際律師執行業務時,應更慎重行事,即使是在法規遵循的範圍內,仍應加以留意,以免觸犯各該司法領域內的洗錢防制規範。

 

給個別執業者與小型律師事務所的指導方針

2019年指南試圖改善2008年指南,而向個別執業者和小型律師事務所,就規劃與執行反洗錢與對抗恐怖分子募資的風險基礎方法,提供指導方針。為此,2019年指南建議了數個實行上的方法來評估客戶可能產生的風險,包含要求律師識別客戶與其實質受益人、交易的真正「受益人」;要求律師瞭解受委任提供服務的本質;要求律師瞭解商業或個人進行交易的邏輯;要求律師辨識「紅旗」警告的敏感度;以及要求律師忠實的記錄所有法律服務的過程。See Guidance paragraph 101. 2008年指南就沒有這些給個別執業者與小型律師事務所的實際指導方針,而不可否認的是,大部分律師都屬於這個範圍內。

 

風險種類

2019年指南透過風險基礎方法評估,提供有關三種風險的解釋:(1)國家或地理風險;(2)客戶風險;和(3)有關特定服務提供的風險。值得令人關注的是討論客戶風險與交易風險、服務風險的規定。See Guidance paragraph 103 & 104. 此外,2019年指南增加了數個新的風險因子,例如先前暫停活動的客戶欠缺解釋而突然開始活動,或是客戶出乎意料地在不尋常的商業週期開始或發展事業,或客戶投入新興的市場領域。 See Guidance paragraph 103.bb & 103.cc. 在我國經濟發展上著重新南向政策時,雖然可能是政府鼓勵的方向,基於洗錢防制風險的考量,國際律師仍值注意。

 

2019指南包含數個新的風險因子來評定交易風險、服務風險,其中有些反映了自2008年以來的科技進展。舉例來說,新的交易風險或是服務風險是極度依賴新科技的,例如有關區塊鏈、虛擬資產的領域,是本質上易遭攻擊而被利用於犯罪的服務。See Guidance paragraph 104.g.

 

其他新的交易風險因子,是轉讓那些本身就難以衡量價值的動產(例如珠寶、寶石、藝術品、古董,或虛擬資產),並且就客戶、交易的類型,或以律師的日常業務而言並不尋常的交易,例如將其轉讓給公司實體,或大體上缺乏任何適當的解釋等情形。 See Guidance paragraph 104.t.

 

一旦律師已經評估在三種風險類別下的風險因子,律師應進一步考量可能影響總體風險評估的幾個變數。如2019年指南明確指出,「加以考量的重要因子為對特定法律專業人士而言,客戶或受委託的工作是否不尋常、危險、可疑。」See Guidance paragraph 108. 這個變數清單大體上延續2008年指南,但詳述了其中幾個。舉例來說,在2008年指南與2019年指南都有的一個風險變數是交易結構的複雜性。2019年指南指出,律師應使自己確信交易情境下的複雜結構是合理必要的。See Guidance paragraph 104.m.

 

實質受益人

2019年指南提醒律師辨識與核實實質受益人的重要性。See Guidance paragraph 118. 辨識與揭露實質受益人資訊一事,在美國亦為具有爭議性的議題,而其立法仍在國會中待進一步討論。2019年指南大幅度地詳述2008年指南所提及的實質受益人概念,強調了其在洗錢防制領域所擁有的重要性。

 

秘匿特權與職業保密原則

2019年指南非常特殊的增加了六個段落,處理普通法下律師與客戶間的秘匿特權與大陸法體系下的職業保密原則。See Guidance paragraph 28-33. 2019年指南特別指出法律專業人士無從依賴這兩個概念在知情的情況下,促進客戶的不法行為。 See Guidance paragraph 30. 然而,這兩個概念仍構成對實踐風險基礎方法的挑戰。 See Guidance paragraph 77.  FATF讓各司法區域決定適用律師與客戶間的秘匿特權與職業保密原則的空間,以及這些概念範圍與洗錢防制間的關係。See Guidance paragraph 29.

 

結論

2019年指南更新了2008年指南,對個別開業者與小型事務所來說,極具參考價值。在洗錢防制領域,對於這最新的2019年指南,目前我國尚無律師公會制定或更新自律性規範,未來我國律師界亦應對此有所因應,方能使法律專業人士更具公正性。

 

Brain Trust: 信任託付,成就榮耀